“当年我们要选的那个配角,剧情上就是一个奋斗的小青年,奋斗了多年终于呀见到结果之后,却遭逢巨变,失去了所有的东西。这一个情节对整个电视剧很重要,所以我们商量……”

“在最后公布结果之前,对所有人进行最后一个模拟测试,来模拟一些这种情绪的产生,观察演员的真实感情流露。”

“所以……”成宋看了一眼罗锆嵩,终究还是没有说下去,世间因果捉摸不定,上天注定要你遭这一劫,谁也躲不过去。

只能说,是罗锆嵩太过倒霉,阴差阳错地走上了被天道开玩笑的道路,并且越走越远。毕竟成宋当时并不知道他的境况,设置这种考核也是很正常,注定他通过不了。

听了成宋的话,罗锆嵩的精神几乎崩溃,本来因为天赋空间被剥离就已经千疮百孔的身体,现在也是一点力气都用不上。

这个时候,之前从他的空间当中救出来的八个人也都醒了过来,听说了事情的真相之后,心情各不相同。

韩江雪当然是最淡定的一个,从计划的最开始,车梓畅就和她说过一些细节,一直都在计划之中,所以对于自己的处境和他们的行动都有所了解,至于背后黑手到底是谁,反而不重要了。

和罗锆嵩一起出了基地的四个人面面相觑,都开始庆幸自己躲过了一劫。想到他们当初就是跟着罗锆嵩出了基地,还不知道身边跟了一个犯罪嫌疑人,简直让人后怕,如果他真的要谋财害命的话……

编剧相对来说还是很兴奋的,虽然不知道前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将这次的事件写成剧情,拍进下一部电视剧里面。

四号机的小刘是最早被带走的一个,从开始他就什么都不知道,只记得自己去上厕所,出来的时候就晕了。没有经历过那种人心惶惶的恐惧,小刘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泡一桶泡面吃。

肚子都拉空了,好特么饿啊!

最不淡定的是童燚,听旁边的人讲述了这次的事情之后,才知道这次的事情都是剧组里面一个勤务搞的鬼。他勃然大怒,直接冲出了临时的医疗室,冲到了实验室里面,就看到所有人正在围着罗锆嵩听他讲述犯罪动机。

19岁纯的情少女人像摄影

想都没想,童燚直接穿过了人群,冲到了罗锆嵩的面前,抬腿就是一脚,将罗锆嵩踢倒在地。

本来就身受重伤的罗锆嵩哪能顶得住这个,胸前被踹了一脚之后,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胸口火辣辣的疼,要不是童燚没有练过,稍微偏了一点,这一脚落在了胸口正中恐怕都会要了他的半条命。

看着童燚怒气冲冲的脸庞,罗锆嵩一边咳血一边笑,要是他再来两脚,恐怕自己就可以提前交代在这里了。

童燚看着趴在地上的罗锆嵩,对他的伤势根本毫不知情。他对于吐血的理解,完都来自于参演过的电视剧,里面的人一吐就是一地的血,不是照样在剧情里活蹦乱跳的吗?

所以他以为,罗锆嵩现在只是一个正常的状态。加上内心当中的愤怒无以复加,童燚根本就没有收手的意思,抬起脚来就要再踹两脚。

安小语从开始就知道童燚过来了,但是并没有什么行动。

对于他们这些被罗锆嵩带走的人来说,心中有些恐惧和愤怒是在所难免的,想要泄愤也可以理解。所以看到童燚冲过来,踹了罗锆嵩一脚,安小语都没有阻拦。

但是他踹了一脚还没进行,想要继续下去,安小语就不能不管了。

你直接把他踹死了被警备队当成杀人犯带走我不管,但是我们的事情还没问完,这个人暂时还不能死。

所以安小语开口了:“停手!”

然而童燚根本就没有理会安小语说的话,又是一脚落在了罗锆嵩的身上。刚刚爬起来的罗锆嵩又被踹倒在地,又是一口鲜血吐出来,干脆就认命了,躺在了地上,任由他施为。

安小语的眉头一皱,见童燚还不停下,于是整个神魂都颤抖了起来,道尾之声加持之后,大喊一声:“停手!”

这一声厉喝,声若洪钟,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都是猛然一炸,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实验室的玻璃都震颤了起来,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而安小语的声音还兀自在实验室当中回荡。

童燚也被这一声吼吓了一跳,紧接着就是恼羞成怒,猛然转身指着安小语问道:“感情被抓走的不是你!你喊什么喊?你有什么资格在这儿喊?赶紧给我滚他妈一边去!”

安小语看着他就心烦,直接握上了刀柄。

童燚嚣张的叫声戛然而止,就像被掐住了脖子的鸡一样。这才想起来,自己面对的这个看起来岁数不是很大的小丫头,原来还是带着刀的,也不知道实力如何,但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安小语狠狠瞪了他一眼,看着童燚狼狈而逃,心里骂了一句懦夫,转身看向了趴在地上的罗锆嵩。

“起来吧,我知道你还没死呢。”

罗锆嵩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慢吞吞地爬起来,狼狈地坐在地上抬起头,看着安小语笑了:“能不能让我死得明白一点?我到底是栽在什么人手上了?下去之后,我也好心安啊!”

安小语沉吟了一下,终究还是开口说:“你可以叫我花语者。”

罗锆嵩愣了好一会儿,抬起头来哈哈大笑,血沫子在半空中随着他的笑声四散废物,笑着笑着,他的肺都要支撑不住了,开始疯狂地咳嗽起来,夹杂着痛苦的杂音。

但就在这样痛苦的咳嗽当中,罗锆嵩依然在笑着,越笑越开心,他捶打着自己不争气的胸口,喘息着说道:“少……少宗当面,只怪我有眼无珠!哈哈哈哈哈!不亏!这波儿不亏了!”

安小语叹了一口气,怎么自己的每一个敌人,或大或小的都有点精神问题?但是转念一想,现在帝国的世道这么好,没点精神问题谁会去当反派?而且还是这种活不过十集的反派。

“好了,继续说吧,你到底是怎么计划的,又是怎么实施的,一五一十地讲出来。”安小语说着,给成宋打了一个眼神,四号机小刘马上就推着一台设备走了过来,将镜头对准了罗锆嵩。

罗锆嵩看了看镜头,又看了看安小语,乖巧无比:“少宗吩咐,自然知无不言。”

接下来,罗锆嵩将他的盘计划还有具体实施的细节都说了出来。

自从在协会里面地位提升,资本也越来越雄厚之后,他内心当中对于成宋的恨意越发地强烈了起来。

如果不是当初成宋将自己剔除了剧组,那么现在自己这样的富裕生活本应该是一家三口一起享受的,或者还能有一个漂亮的妻子,几个可爱的孩子,三世同堂,共享天伦之乐。

然而现在,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每天晚上闭上眼睛,他都会想到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想到他们死后的样子,先到他们临行之前,到底是多么渴望地想要见到自己的儿子最后一面,然而却只能带着遗憾和不甘离开人世。

每过一个晚上,罗锆嵩对于成宋的痛恨就会越发地深刻一分,他已经迫不及待地呃想要报复一下这个让他的生活变得一团糟的罪魁祸首,将他的光环拔掉,将他的生活毁掉,让他感受到自己的 痛苦。

所以当他听说成宋将要在帝都拍摄一部电视剧的时候,他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临了。

他开始设计自己的计划,让成宋的电视剧拍摄流产,并且发生人员接连莫名失踪这种恐怖的事情,将会成为影视界最大的丑闻,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会来找成宋拍电视剧,再也没有艺人愿意和他合作,从此身败名裂。

利用协会的人脉,罗锆嵩伪造了自己以往的工作经历,用这些丰富的“经历”骗过了主管,成功摇身一变,成为了这个剧组的一个勤务小组长,混到了成宋的身边。

他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了剧组当中,当然不会害怕成宋认出自己来。当年对自己弃之如敝履的人,那个高高在上的家伙,怎么可能会记得十年前一个不成器的小演员。

而且,经过了这些年的修行,罗锆嵩的体型大变,从当初营养不良导致的瘦弱不堪,变成了现在这种魁梧壮汉的样子,几乎都像是被起源改造了一样,当年的人怎么可能还认得?

于是他顺利地跟着剧组开始了拍摄,因为之前帝都的动荡,没有来得及动手。直到上一个场景拍摄完成,整个帝都都开始安定下来,而下一个场景又刚好是一个废弃的基地,远离帝都,荒山野岭的,正好符合他的想法。

于是他的计划顺利完成了,利用自己的空间能力,随意地在这个地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发电机和车辆的损坏,只是他利用空间能力直接干扰,只需要将手放在口袋里,就可以伸手到机器的旁边甚至内部,将里面重要零件都破坏掉,何况他还在空间里储存了两三瓶强酸。

至于基地周围的信号屏蔽,那就更加简单了。

准备一些信号屏蔽的悬浮粉尘,飘撒在整个基地的上空和周围的野林子里面,用他的空间能力都是小事情。做完这一切之后,就是在整个剧组里面营造恐怖的气氛 。

为了让成宋以后都没有人合作,将人一个个掳走,制造出鬼怪掳人的假象,利用这个基地本来的传说,在人们的心中种下大片的恐惧,让剧组的传说永远留在整个影视界当中。

然而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也没有调查过,他不知道剧组里面还有两个背后有着大靠山的人存在。

第一雷家一直隐瞒消息的养女管心兰,灰绳演艺公司的正规艺人韩江雪。

而且他们两个也不约而同地找到了自己背后大本事的人,少宗安小语的实力和诡异能力,加上剃刀车梓畅的算计筹谋,不出一天的时间,就把整个阴谋都破开来了。

罗锆嵩看着安小语和她身边一直都没有说话的车梓畅,虽然不知道这个帅哥是谁,但是用脚指头都能猜出来,这个人就是韩江雪请来的外援了,之前韩江雪和他的所有互动都是为了骗人的。

“其实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这个目标就是韩江雪,那个时候韩江雪还没有走远,而且之前走出实验室的人也有过很多,我都没有动手,你就这么确定我会对韩江雪动手?”

车梓畅笑了:“因为,你还没有开始算计我们的时候,就已经被我们算计了。”

“是吗?”罗锆嵩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想出来,到底为什么自己的意图会暴露出来。

车梓畅继续说:“是的,就从安小语说,要派人前往帝都求援的时候,你就已经被算计了。”

“你们是怎么算计我的?”

“这是一种类似心理暗示的手段,就好像一个游戏让你随意说出十以内的几个数字,想到什么说什么,虽然没有规定不能重复,但是在说出前十个数的范围内,你一定会避免重复的发生。”

“而五个人的求援队,就是这样的一个暗示。”车梓畅看向了安小语:“那个时候她虽然还不知道我到底有什么计划,但是已经略微明白了我的意图,所以给出了这个数字。”

“其实这个五人小队的数量是无意义的,只是为了给你一个五人的印象而已。”

“第一个失踪的人是摄像师小刘,毫无疑问这是你随机选取的,并没有什么可以遵循的逻辑。然后,五人小队出发了,五这个数字就会在你的脑子里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四个目标当中,我们可以适当地进行情势的引导,改变你选择目标的思维方式,从而达到让你选择我们选定的人的目的。而我们选定的人,就是韩江雪。”

车梓畅笑着解释完,罗锆嵩瞠目结舌,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还会又心机如此可怕的人存在,而自己就这样不知不觉地陷入了对方的圈套当中,还沾沾自喜然不知。

“那……”他感觉自己的喉咙都有些干涩了:“你们到底是怎么让我选择韩江雪的?”

“五人小队出发之前,我们曾经开过一个简单的会议,这你是知道的。当时我已经看得出来,编剧大叔对于这件事情的真相相当的好奇,而且没有一点的畏惧感。”安小语接过来说。

这次的计划,如果车梓畅是制定整个计划框架的人,那么最重要部分的完成和操作,可以说都依靠着安小语对于他意图的理解,以及从开始到最后的所有协同。

“但是我根本就没有提醒过编剧,要让他小心不要出门。所以我猜测,编剧一定会出门,如果他不出去,我或许还有其他的手段让他离开实验室,暴露在你的视线当中。”

“而当时的人们人心惶惶,在事情刚刚发生之后,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实验室,只要编剧离开这里,你必然会选择这个人下手,我说的对不对?”安小语问。

罗锆嵩点点头:“确实,想要制造永恒的恐惧,只有不断地让人失踪,而这个时候我是必须要选择一个人让他消失的,我也只能选择编剧。”

“这个选择,就是我给你加上的另一个暗示。”安小语说道:“我之所以将之前所有投票决定要不要来这里拍摄的人都聚集在一起开会,并不是因为他们是整个剧组的核心。”

“你都没有想过,难道除了他们几个之外,那些各部门的负责人都没有决定一些事情的权利吗?还是说这些人……是特殊的,是重中之重的,是所有人的顶梁柱,主心骨……”

安小语的话一出口,罗锆嵩哑然失笑:“原来如此。”

“我将他们几个叫来开会,就是为了强调一下,这几个人是之前投票的人,而现在也是最重要的决策者,而让你选择了编剧之后,你的目标一定会围绕着这些人展开,这就是我的目的。”

“然后,车梓畅开始了他的计划。”安小语摊开手,示意车梓畅继续说。

车梓畅接过了话头:“我将大量的纸条发放到每个人的手中,强调不能打开看,只有在失踪的时候打开,里面会有救命的关键,而且上面按照工作人员名单标上了号。”

“如果你是这个剧组内部的人,看到自己手里的纸条,必然会产生怀疑,看到自己的编号,一定会猜测,每个人的纸条到底是都一样的内容,还是每个人都不同?”

“因为你害怕我真的会破开你的手段将人救出去,甚至让你暴露,是也不是?” 车梓畅笑着问道。

罗锆嵩现在已经心服口服了,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表示自己当时确实就是这样想的。

“所以,你就打开纸条看了,而且看到了我上面写着的字,后来你又掳走了童燚,打开了他的纸条来验证自己的猜疑,最终确定我是在糊弄你,纸条生根本就都是一模一样的字,没有什么救命的关键。”

罗锆嵩想到了纸条上写着的那个数字三,瞬间就明白了:“这也是一重心理暗示?”

车梓畅点点头:“孺子可教也。”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