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昏暗的空间之中,一根根粗壮的墨绿色藤根宛若支柱一般,伫立在这虚空之中,阵阵墨绿色的暗光,自其上扩散开来。

   而随着这光芒的闪动,一股股精纯的天地能量,也是自那藤根之上一闪而过,涌入下方的一团漆黑色迷雾当中。

   有了这一股能量的加入,那黑雾当中,一股强横的恐怖气息,也是缓缓凝聚,而那弥漫身周的漆黑迷雾,也是越发厚重起来。

   ……

   许久之后,那扩散开来的黑雾却是一阵剧烈抖动,在其之中,也是传出了一阵阵痛苦的呻吟,其中所夹杂着的,还有阵阵咬牙切齿的咯咯声响。

   好半晌后,这宛若恶鬼嚼食般的刺耳声响方才逐渐散去,而再观那漆黑的迷雾,在那一阵翻腾当中,则是散去了不少,原本庞大的体积,也是变了些许。

   黑雾恢复平静,一道充满着怨毒之意的怒骂声,却是突兀的自那黑雾当中传出。

   “混账东西,竟然还想挣脱本尊的压制,待本尊日后恢复些许实力,第一个就先把你彻底灭掉!”

   恶骂出声,黑雾缓缓收敛,最终归于虚空,而一道身着墨绿色长袍的苍老人影,则是缓缓出现在了这方虚空之中。

   半个月的恢复,对于黑木这等强者而言,却是未免有些杯水车薪的意味,即便是此刻,虽然相比于半个月前,黑木的气息得到了稳固,但总的来,却还是仿若虚度。

   在没有任何外力支持的情况下,黑木想要然恢复,这个时间,遥遥无期。

   但仅仅只是转瞬之间,黑木便是反应过来,既是要靠外力,那个叫岩枭的人类子,好像就是一位炼药师吧!

   百叶窗边清纯美女阳光投射唯美写真

   只要有了他身上的东西,自己恢复的速度,也应该会加快不少。

   一直处在这种虚弱期,对他来本就是一种危险,而在其内心深处,也隐隐间总有股不安的感觉,恐怕若是再不进行恢复,自己怕是要有不的麻烦。

   一念及此,黑木身形就欲有所动作,可下一瞬,却又是立在了原地。

   半月之前的那场大战,即便是到了此刻,他也依旧是记忆犹新,这个岩枭,在最后关头,好似是使用了某种大道之力,方才伤到自己的吧!

   而那种能够穿越空间的达到之力,不错的话,便是那在所有天地大道中都能排的上名号的——虚空大道!

   一想到这个,黑木心中顿时有些不安了起来,虽然那日的萧炎利用了虚空大道将自己击伤,但身为本人的黑木,却是极为的清楚,相比于伤到他的那一击,虚空大道,方才是让他真正忌惮的地方。

   凭借三星半帝的实力,强行撕裂虚空,施展虚空大道,这一点,就算是他黑木所知的一些上古的天才,也是决计不可能办得到,单凭萧炎本身,怎么可能?!

   而且,让黑木感到怀疑的,可不止这一点而已,萧炎当时所使用的那两种异火,不论是从那个角度来看,都是让他有种颇为古怪的感觉…

   那骨灵冷火与虚无吞炎,可并非只是子火那么简单,可究竟是为什么,黑木这个活了万载的老家伙,也一样是难以猜测。

   “可恶,那个臭子,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这么麻烦,还有那两个东西,这究竟…究竟是他妈怎么回事?”

   暗骂一声,黑木心中也是颇为无奈,虽然萧炎实力不济,可那层出不穷的手段,再加上异火的守护,就算是他,也是不得不为之感到忌惮。

   毕竟,如今的他,实力可是大不如前啊!

   “妈的,要不是本尊实力还没恢复,这种蝼蚁,又岂有他们话的份!”

   再度低骂一声,黑木也是再懒得理会,不论萧炎有多少手段,此刻的他沦为阶下囚却也是事实,强弩之末罢了,纵然有着异火守护,可没了这个主人的支持,也是难成气候,只要自己亲自动手,萧炎,必死无疑!

   “哼!”

   一声冷哼,黑木身形一动,就欲向着记忆中那封锁着萧炎的巨大藤球飞掠而去,可下一瞬,黑木就欲闪掠的身体却是陡然一顿,一对墨绿色的眸子,也是瞬间被惊异之色所包裹,瞳孔之中,尽显不可置信的神色。

   “你……怎…怎么可能?!”

   目光缓缓上抬,一张清秀成熟的面庞,缓缓映入黑木的眼帘,这来人,竟然便是被其封锁的萧炎!

   “怎么,很惊诧?呵,让你惊诧的,还在后面呢。”

   听闻黑木中的那惊异的话语声,萧炎倒是淡淡的一笑,嘴角上撇,露出一抹冷笑,语气淡漠的开道。

   而听得萧炎此话,黑木心中也是再度一震,这家伙,观其气息,这根本就是彻底恢复巅峰了啊!

   半个月,恢复巅峰,半帝强者的实力,怎么可能那么快,更何况,他那个时候,不是已经陷入沉睡了么,又怎么可能,竟然醒过来了!

   “你…臭子…你究竟是什么人!一个的半帝而已,竟然敢在本尊面前大放厥词,就不怕本尊一手灭了你!”

   到的此刻,黑木心中也是不禁感到凝重起来,面前的萧炎,绝非其表面看上去的那般简单,此刻的他又是虚弱期,想要斩杀萧炎,怕是又要把我这半个月的辛苦尽数耗费了。

   萧炎盯着眼前的黑木,心中也是清楚这家伙的打算,不过眼下这般情势,自然也是容不得他去多想,眼下唯一能做的,无非就是跟这家伙拼一把罢了,谁赢,谁活,仅此而已。

   “哼,真以为你还是当初的身份么,还敢妄称本尊,凭你如今的实力,就是对上我,都是要竭尽力,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废物罢了…”

   萧炎这一番嘲讽话语一经出,黑木的脸颊顿时一阵剧烈抽搐,身为上古的强者,如今虽然落魄,却也还轮不到面前的这个蝼蚁来对他三道四,今日,他非要把面前的这个人类子撕成碎片不可!

   “喝!蝼蚁,竟敢如此辱骂本尊,当真找死!莫要以为本尊如今处在低谷期便能与本尊一斗,本尊若真要动手杀你,也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所以,蝼蚁,给本尊死来!”

   话音未落,黑木暴怒的身影便是骤然一闪,一手化爪,携带着恐怖的墨绿色斗气,撕裂虚空,向着萧炎一爪狠狠劈来。

   而萧炎见此,则是冷哼一声,双眼当中浮上些许凝重之色,身形一动,同样是丝毫不惧的向着黑木的那一爪直直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