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小楼昨夜又东风,清晨颇有些寒,长街行人寥落,天并未亮彻。

小院花草被打理的很好,炊烟已然升起,一股股粥香传来,枕边还有余温。

几缕长发粘被子上,辜雀已醒了很久。

决定不离开这个地方之后,两人便购置了这个小院,每日过着平淡温馨的生活,粗茶淡饭,遛狗逗猫,养花种草,也算是乐趣非凡。

每天早上溯雪都起得很早,她需要去采购一天的所需的物品,还要为自己熬粥做菜。

她是自己的妻子,她做好了妻子该做的每一件事。

辜雀的睡眠很浅,当溯雪醒来的时候,他便也跟着醒来,然后看着身旁她睡过的痕迹,看着那掉落的青丝,留下的余香,会觉得无比温暖。

窗外也有鸟鸣,它们起的似乎比人还早,秋天的萧瑟并没有给人带来愁绪,反而有一种寂寥的美感。

院中黄叶凋落,清新的空气交织着粥香,像是在催促着人起床。

但辜雀每天早上都会沉思良久,他并没有思考某一件具体的事,而是陷入了空灵,像是对自然的亲密接触,听见风,听见空气,听见鸟儿低语。

繁杂的世界,一切动与静都在心中,他有一种莫名的感悟,但却抓不住,也说不出。

短发清纯美女图片眼睛会说话

缓缓起身,披上了干净的衣服,轻轻推开了门。

门外则是世界,广阔无际,州域之下乃城池,城池之下,也就是这个家。

家中有火正旺,溯雪忙碌不堪,回头笑道:“夫君,醒了。”

辜雀笑着点头,然后已然准备出门。

他总是会在每日清晨出门,走很远的路,看城市喧嚣,也看城外宁静。

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如此,但他依旧在走。

每一次出门,他都有别样的感受,说不出来,也无法形容。

“小伙子,又出来散步啦!”

“的美娘子今天可买了很多菜,小伙子有福气得很啊!”

“我家那丫头最近没上家调皮吧?们可不能太纵容她啊!该骂就骂!”

清晨出门太早,反倒是和这些卖菜的阿姨大叔混得很熟,虽然彼此都不知道对方名字,但走的次数多了,难免会熟悉起来。

辜雀现在的态度很轻松,生活得也很有乐趣,笑着和一群人打招呼,慢慢走出城去。

城外是寂寥的大地,秋色渐浓,枯黄遍野,放眼望去,一片皆空。

而那空寂的尽头,又忽然草木横生,是一片茂密的丛林。

丛林枯枝直指苍天,又有老树盘根,纵横交错,四季常青。

秋天赋予大地悲剧色彩,但总有生命跳脱出来。

它跳脱出了什么?是自然的规则。

为何能够跳脱而出?因为深谙自然。

残碎的话语在辜雀脑中响起,一个个字莫名组成一句句话,不知从何而来,但毕竟是想到了。

他每天总会想到一些东西,但或许是即兴,所以根本记不住。

但日积月累,心态也不知不觉改变了。

他有一种预感,当这些感悟量变到一定层次之后,终究会产生根本性的质变。

他并未期待,只因如今的生活他很满意。

回到家中,饭菜正香,筷子刚刚放好,溯雪每一次都能很准时的摸清楚辜雀回家的时间。

菜并不丰盛,但足以暖胃,身体并无进食需求,但辜雀吃的很香。

平凡的日子总有温馨,两人躺在树下的摇椅上,旭日初升,深秋的阳光偏红,透过枯枝缝隙,在辜雀两人的脸上照出点点斑驳。

“夫君,这种平淡的生活,会觉得冷清吗?”

溯雪忍不住问道。

辜雀摇了摇头,道:“不会。”

溯雪道:“可是我们在这里没有朋友,没有交际,没有目标和理想,也没有任何娱乐活动,不觉得枯燥?”

辜雀道:“我有,有鸟儿,有空气,有微风细雨,有残阳落霞,整个世界都在与我对话,我很满足。”

溯雪笑了起来,精致的脸如花一般,散发着清新淡雅的魅力。

她当然喜欢和辜雀一起生活,她恨不得就这样永远下去,只是她抬起了头来,看向了北方。

而遥远的北方,罪孽森林,神雀山巅,媚君依旧站在龙雀台上,眺望远方。

她渴望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但她已然习惯每日来这里守候,就像一颗凝固的望夫石,呆呆地看着天地四方。

“尊后,女帝来了。”

乌先生的声音响起,媚君豁然回头,便看到了一身龙袍的轩辕轻灵。

年月如刀,她也不再如当年那般稚嫩,她的脸上多了坚毅,心中也有了帝王的城府,只是此刻的她,脸色却非常难看。

乌先生不知何时已然离开,轩辕轻灵站在了媚君身旁,缓缓道:“轩辕明宗老祖降临,收回了神族帝玺,暂时统管神族事物,我已然被瞬间架空了。”

媚君叹道:“又有什么办法呢?轩辕明宗,衰竭皆渡的巅峰强者,只差一步便可斩道,是当世神族最强大的存在。”

轩辕轻灵道:“如果帝伯还在,就算老祖回来,神族也不一定听他的,只是我终究是达不到帝伯的高度。”

媚君道:“万事有命,该来的总会来的。”

说着话,缓缓朝南看去,只见一道魔影高大无比,正急速朝这边而来。

轩辕轻灵苦笑道:“魔尊重天来了,魔族也受到桎梏了。”

“不错!”

魔尊重天听到声音,立刻回道,稳稳落在地上,沉声道:“战家亲自上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所言句句属实,我认为其有道理。”

媚君冷笑道:“什么道理?”

魔尊重天道:“辜雀为厄运之子,所过之处,处处遭劫,罪孽森林建立以来,五海同时入侵大陆,幸得打退。而龙雀联盟过于强大,也使得大陆忌惮,以至于东州、玄州、地州组成东部联盟,欲吞黄州,魔域与西州对峙,大陆平衡彻底被打破,战乱四起,民不聊生。”

轩辕轻灵不禁道:“很好,这都是我龙雀联盟的错了!”

重天道:“罪孽森林的诞生,的确产生了很多微妙的变化,龙雀联盟使大陆人心惶惶,大战在即,必须要把大陆拧成一根绳。”

媚君轻哼一声,道:“大战未起,先断一臂,果然是有道理。”

魔尊重天摇头道:“壮士断腕,未必不可,事关重大,我觉得此事没错。况且,那罪兽与人,本就是誓不两力的存在。我已经拿到了魔族帝玺,辜雀的魔君之位,即刻罢免,他将与魔族再无关系。”

说到这里,他又沉吟道:“此事由长老会共同商议决定,符合魔族规矩。圣女,别再固执了,辜雀已然沦为废人,并消失了十年有余,没有他在,罪孽森林坚持不住的。”

“那不然呢?我还能解散罪孽森林不成?”

媚君冷笑,道:“我逃回魔域?放弃我夫君的事业?”

魔尊沉声道:“未尝不可,圣女,辜雀造孽太多,或许这就是命运。历史之上也并非没有厄运之子,基本上都是到这个年龄,便因为各种原因殒命。亘古轮回,从未意外。”

媚君眯眼道:“那又如何?我夫君打破了多少次所谓的亘古轮回了,我又何尝怀疑过他?他该死的时候太多了,可惜他活到了现在。”

媚君道:“老祖,也不必多说了,辜雀不是魔族,也不再是魔君,而我也已然是嫁出去的人了,们也不必再管了。我媚君不会强求什么,我的夫君也不需要谁来帮衬。”

魔尊重天听到这句话,双眼顿时一眯,冷冷道:“辜雀现在是死是活都未可知,圣女还是早做打算的好,罪孽森林的确强大,但少了神族,已然是孤立无援,更何况它将要面对的是震旦界一界之力。到时候百万执法雄兵压境,数十神君降临,三大天尊齐至,战家子弟出山,一切都将化作齑粉。”

媚君别过脸去,缓缓道:“这些就不牢魔尊大人操心了,我夫君吉人自有天相,必让震旦界铩羽而归。当年六朝联军声势何等浩大,天下又何曾不是以为罪孽森林必输无疑,但结果呢?联军大败,数十年才缓过劲儿来。”

她看向魔尊重天,轻声道:“那个时候,才会知道,今日之决定是何等浅薄。”

魔尊重天深深看了媚君一眼,沉默了良久,才沉声道:“话不多说,还是那一句,早谋后路吧!”

他说着话,身影已然冲天而起。

媚君脸色苍白,急忙上前几步,对着他的背影大声道:“我就是死,也要死在我夫君的土地上!”

说完话,她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量,重重瘫在地上,浑浊的双眼之中忽然流出两行清泪来。

轩辕轻灵连忙跑过去扶着她,而媚君则直接扑在了她的怀中,终于忍不住大哭出声:“妹妹,我该怎么办……”

她哭得身体颤抖,清泪瞬间打湿了轩辕轻灵的衣襟,轩辕轻灵拍着她的背,轻轻道:“没事的姐姐,他一定会回来的,别太担忧了。”

媚君喃喃道:“这份基业是他拿命换来的,其中多少艰辛啊!若是我没有给他守住,我将来又何面目再见夫君。”

她抓着轻灵的手,大哭道:“可是我守不住啊!震旦界的力量,又有哪一州哪一域可以抵挡啊!妹妹,我该怎么向夫君交代啊!”

数十年的辛苦与疲倦,无尽的担心,像是在这一刻完爆发了出来。

媚君的苦楚,又岂是他人可以明白。

明眼人都知道,这一次罪孽森林,抵挡不住。

轩辕轻灵也很清楚,所以她唯有抱着媚君的身体,轻轻拍着她的背,喃喃道:“要相信夫君,他会回来的,那个女人打不倒他,谁也不能打倒他!”

她说话的同时,心里却想道:小混蛋,我们真的坚持不住了,在哪里啊!忘了我们在等吗?

时空变幻,遥远的地州殷都,辜雀猛然撑起身体,脸上的汗水早已积满。

猛喘粗气,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大手死死攥紧,无法呼吸。

“夫君,怎么了?”

溯雪用丝巾擦着他脸上的汗水,而辜雀则是一把抓住她白皙的手,感受到这股冰凉,心头才像是好了一些。

他喃喃道:“不知道为什么,心头有一股无法形容的慌乱,像是要发生什么事。”

溯雪一叹,缓缓朝北望去。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