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冽走到了卡巴克的身边,先是脱去了卡巴克衣服,看到着上身的卡巴克,所有人顿时震惊了,现在的卡巴克就是一个重度的吸毒者,浑身失去了正常的光泽和肤色,而因为中毒而导致体力的极度消

耗再加上这几天没怎么进食,现在已经瘦的可以看见骨头。

“能麻烦你,帮我准备一些东西吗?”凌冽对旁边的医生说道。

医生原本是完不相信凌冽所谓的换血治疗的,但是卡巴鲁都说好了那还有什么办法呢,反正最后失败也不关自己的事,医生此时说道“没问题,要准备什么呢。”

“帮我准备一下需要更换的血液。”凌冽说道。

此时卡巴鲁走了上来说道“你这换血还需要我自己准备血液啊?”

凌冽此时白了卡巴鲁一眼说道“既然是换血当然需要有换的血,你不准备也可以,反正你们是亲兄弟,这里最适合的血源就是你了。”

“哼,医生去给他拿。”卡巴鲁说道。医生点了点头随后朝着医生医务室一个角落的柜子走了过去,随后立马拿出了一大堆的血袋,像卡巴克这样的重要人物,有时候突然出点意外也是正常了,为了保障安他们每个人基本上都会给自己存放

血液。

“凌医生,这里的血刚好一个成年人的份,接下来你看要怎么办?”医生此时说道。

凌冽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去准备两个完消毒干净的盆,然后把这里的血液部放到那个盆里,在准备两个消毒干净的导管。”医生本来想说些什么但是一想到这是卡巴鲁、总统、莱恩他们都同意的手术也就没说什么了,原本换血这种事就像是一种完不科学的事,他本来以为凌冽有什么特别的方法来进行,结果这手法完不像

个样子他甚至有点怀疑凌冽到底是不是个医生。

可爱的长辫子少女

在一切准备好后,医生照凌冽的指示把两个盆放在卡巴克的身边,凌冽点了点头接下来掏出一些银针直接扎在卡巴克的身上。

“你不是说银针没用要换血吗?现在你又扎我大哥干嘛?”卡巴鲁此时说道。等到凌冽把银针刺完后然后说道“换血这么大的工程,过程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想得出是十分疼痛的吧,我现在先帮他麻醉一方面减少身体上的痛苦,另一方面可以让他身体在适应新血液的时候能够减少排

斥反应。”

“说的好像挺有道理,但是这完就不科学,即便你做再多的功夫,在医学上完换血就是不可能的,这样做部长大人肯定会要死的,卡巴鲁大人我看还是三思啊。”医术忍耐不住了道。

“你就等着瞧吧,等等卡巴克醒来,你可不要吓一跳。”凌冽笑着说道。

卡巴鲁在一旁冷冷说道“那你还不快点给我开始。”

“这血液刚从冰箱里拿出来还不能用,过冷的血液直接进入人体是会死亡的。”凌冽此时说道。

卡巴鲁就像是完不关心到底凌冽能不能治好卡巴克一样,他就像只是关心结果,而他可能唯一想要看到的结果就是凌冽治不好然后他就可以一枪崩掉凌冽。

这些凌冽当然都察觉到了,不过现在病人在前,凌冽也懒得管那么多。

此时凌冽瞧瞧用银针刺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后隐蔽往那些新鲜血液中滴入了自己的血。

看见自己的血滴出来,凌冽心疼不已,尼玛的,老子这些珍贵无比,现在却要用在这个老头子身上,真是浪费。

其实换血这个手法无论是以现在医疗技术来说是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成功的,而凌冽之所以有保障换血能够救卡巴克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他体内的真龙不死血。接下来凌冽在卡巴克的左手和右手各用导管插入,随后利用先生给了卡巴克左肩一掌只见卡巴克左手的导管开始流出血液,

而接下来凌冽又给了卡巴克右肩一掌此时盆里的血液还是顺着导管源源不断的进

入卡巴克的身体内。众人看到这个情况也是大为震惊,就算是总统跟莱恩看到这个情况也是捏了一把汗,一旁的医生简直就要狂,因为这完颠覆了他多年来的医学知识,他甚至不自觉的说出“这不是在拍电影吧,不对拍

电影都没这架势啊。”

过了没多久右手边盆中的最后一滴血液进入卡巴克身体里的时候,但是凌冽并没有收回自己的手掌。

而是突然收手上加了一份力,真气源源不断的进入卡巴克的身体里。

现在的卡巴克就算毒血部清除,也因为极度虚弱需要好长时间才能清醒过来,但是看眼下的形势,是没人会等到卡巴克自己醒过来的。

凌冽只能将自己的真气灌入卡巴克的体内,补充他身体里缺失的机能,让他快清醒过来。

又是放血,又是灌真气的,要是自己的朋友,或者是普通病患也就算了,救的还是一个要干掉自己的仇人,凌冽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亏本了。

感觉差不多了,凌冽收回了掌,然后直接直接拔出了插在卡巴克手上的导管,再做好一些包扎以后,道“大功告成。”

听到凌冽这么说众人立即围了上来,而凌冽也是往边上的椅子一坐休息起来,此时只见对比刚才卡巴克的肤色已经渐渐恢复了血色,而气息也变的均匀有力。

“卡巴克,你没事吧!”莱恩此时朝卡巴克叫道。

听到有人叫自己,卡巴克缓慢的睁开了眼睛,看看四周,现满屋子都是人之后,一脸疑惑的问道“怎么了,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大哥,你终于醒了,你已经昏迷很久了。”卡巴鲁见卡巴克醒了,脸上顿时浮现出惊喜的神情,跑过去叫道。

此时卡巴克接下来竟然是撑起双手直接坐了起来,这可把周围的人吓了一跳,特别是那个医生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在刚才不久,卡巴克都已经半死,现在却跟没事人一样。

卡巴克此时说道“我昏迷了?这不可能啊,我只知道我前几天好像是得了什么病,不过你看我现在精神多好,感觉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不过总统阁下你和莱恩怎么会在这里?”

见卡巴克没事了,总统长出了一口气,笑道“卡巴克你没事就好了,听到你生病我们也是很担心,特别是今天病危的消息,我们立马带了医生过来帮你治疗。”听到总统这么说卡巴克立即笑着说道“是这样吗?那真是太感谢你了,那快让见见那位救我的医生,我可要好好谢谢他。”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