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死城易主后,带来了很大的变化。

最明显的是,‘猛鬼pk台’的名称变成了‘死宫’,秦昆也是刚刚拿到了一柄‘冥河旗’后,才出现的提示。

青铜大门高耸,这里威严庄重,秦昆拿着冥河旗,眨着眼睛站在门口,好奇道:“给了旗子,怎么还不让人进去?”

来了十死城两天,今天刚好调整了状态,过来找人切磋一下,却被拦在门口,有些费解。

“这位朋友,暮神在抚琴,误听弦外之音,对你并不好。”

门口站着一堆人,说话的是个树皮人,只敢站在门槛外,并不敢前进一步。秦昆搞不懂他说的什么意思,伸着脖子往里瞧:“里面不是有好几十人吗?”

既然今天不能打架,进去听个琴怎么了?人活着还不能附庸个风雅?

树皮人道:“那都是黄泉级宿主,暮神的琴是给他们弹的,你掌冥河榜第四十四旗,还没资格和他们一起听琴。不过,你想进去不是不可以,死了可没人管。”

树皮人摆出一个手势,秦昆却有些踟蹰。

该死啊……

听曲而已,说的这么吓人?

未知即恐惧,人往往对陌生的东西都会产生恐惧的心里,但树皮人的警告明显带着嘲弄,秦昆直呼面子害人,冷哼一声,抬脚进门。

沙漠里的风情女子美艳如妖

只是一个门槛的距离,秦昆进去后立即发现这里的声音和外面听起来完不同。

不是听觉上的不同,而是听觉上附带着一种说不清的感觉,仿佛无数信息流通过耳朵,要筑立一个世界!

秦昆意识有片刻的停顿,流着冷汗,忙甩了甩脑袋,后背已经湿透了,刚刚一刹那意识竟然变成了空白!再看宫殿里那位老者,膝上摆着古琴,拨丝弄弦。

我日!

秦昆定睛一看,琴上根本不是琴弦,而是……晶莹剔透的因果线!!!

在城外,秦昆仰望天际时曾看过漫天的因果线交织成网,凌驾天际,而此刻,竟然有人拿因果线当琴弦!

老者的脸非常熟悉,正是上次来死宫时那个老裁判。

老裁判朝着秦昆微微一笑:“乱世弦音,赠君共赏。”

琴弦拨动,秦昆面前,整座宫殿开始坍塌,分解,周围闭眼听琴的宿主,化为飞灰碎片,自己也有种被扯烂的感觉,随着周围的坍塌,在意识消失的最后一刻,变成一道白光。

……

‘叮!宿主陷入不明蜃界’

‘系统开启同化功能’

‘同化成功!宿主进入本位蜃界’

‘生存任务:法兰西共和国开启’

‘任务目的:寻找封印的圣灵’

‘通关奖励:冥河水’

‘失败惩罚:无’

‘任务时间:不定’

无数声音从秦昆脑海响过,仿佛虚空之中的警告,声音不断重叠,引起耳鸣。白光散去,秦昆气喘吁吁,发现自己坐在了一个长条座椅上。

脑子里的声音慢慢安静,正前方墙上,巨大的十字架上钉着一个人,象征为世人赎罪的圣人,只剩下裹尸布遮住下身,十字像前,烛火幽幽,摆放着饼干和圣水,似乎是贡品。

教堂?!

秦昆大脑处于宕机状态。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缓了好一会,记忆才慢慢浮现,自己似乎是去死宫,刚听到琴声,便来到了这个鬼地方。

“我不会……进了别人的因果线吧?!”

记忆涌出,秦昆想起刚刚看到那个老头的琴弦时,分明是别人断掉的因果线所制!

太他娘离奇了!这个任务,像极了生存任务和生存试炼,却又被区别开来,这就是十死城新的任务吗?

秦昆口干舌燥,端着圣杯喝了几口,明显是自来水的味道,又捏起饼干塞进嘴里,一般在陌生场合受到惊吓,唯一能快速稳定心情的方法就是赶紧吃些东西。

饼干味道一般,圣水也不好喝,秦昆拿了耶稣的贡品,给他上了三炷香,这才从教堂走出。

外面很大,走廊空旷,夜色幽暗,显然是晚上,秦昆发现墙上许多文字,自己却不认识。

法语!

我尼玛……秦昆非常想知道,那个老头弹的是谁的因果线,怎么给自己弹到法国来了?难道十死城里,除了黄金王以外,还有很多欧洲的宿主吗?

惆怅的心情难以化解,教堂门还关了,自己没法出去,只能上到高出吹吹风,聊以慰藉。

冷风萧索,旁边是钟,秦昆站在钟楼,背影更加萧索。

城市的繁华是显而易见的,只是放眼望去,没几栋高楼大厦,秦昆对法国不熟,也不知道这是哪。

支呀支呀有人踩着楼梯上来,木板的摩擦声格外明显,秦昆回头,一个驼背的丑鬼出现在视野中。

匿尘步隐匿了气息,那个虚影看到秦昆时,也吓了一跳,嘴巴里叽哩哇啦在说些什么,神情非常激动。

“老茶,出来!”

茶仙鬼被秦昆叫出,秦昆指了指那个驼背丑鬼:“让他沏茶。”

“好的主子!”

这是个恶鬼,虽然神情激动,但似乎没有攻击性,茶仙鬼拿出茶具,朝他道:“沏茶!”

恶鬼听不懂,茶仙鬼轻车熟路,给他暴揍了一顿,那只恶鬼被打的鼻青脸肿,终于知道对方让自己做什么。

一杯不语茶沏好,秦昆饮下,表情有些懵逼。

“老茶……这杯不语茶……没用啊!”

秦昆仍旧说不出法语,疑惑地看着茶仙鬼。

“不应该啊……”茶仙鬼喝了一杯,突然尴尬道,“主子,这是哑巴,刚刚在瞎喊叫呢。”

秦昆气的不轻:“给他灌下不语茶有用吗?”

茶仙鬼一愣:“这我还没试过。”

“灌!”

秦昆亲自沏了杯茶,茶仙鬼捏开驼背丑鬼的嘴给他灌下,没一会,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从他嘴里吐了出来。

“你们给我喝的是什么?放开我!!!”

“反正不是毒药,少给我挣扎,问你几件事。”秦昆不耐烦道。

驼背丑鬼一怔:“你……能听见我说话?不对!我怎么能说话了?”

驼背丑鬼无比惊愕,又哭又笑,疯癫一样,茶仙鬼鄙夷道:“你是鬼,这是鬼语交流,鬼语不一定是语言,你看成阴气波动都行。”

驼背丑鬼没听懂,茶仙鬼也懒得解释,秦昆则捏着他下巴道:“别给我装疯,你叫什么?”

“卡……卡西莫多。”

“这是哪?”

“巴……巴黎……”

法兰西首都啊,秦昆点点头。

“不对啊,巴黎这么穷?”秦昆反应过来,放眼望去,周围高层建筑太少了,感觉还不如临江市高新区那一片。

“今年是哪一年?”

“1983……你……你不会是驱魔人吧?”

1983!!!

自己第一次从30年前离开时,不也是1983吗?时间节点给串到这里来了?

驼背丑鬼可怜巴巴地望着秦昆,见到他在发呆,久久没开口恢复,心虚求饶道:“驱魔人先生,我是被允许游荡在教堂里的,请不要伤害我……”

秦昆回过神,从弹性空间摸出一包烟,惆怅地吸了一口。

“好了别烦我,你既然是鬼,知道这附近,哪有圣灵吗?”

驼背丑鬼苦笑一声:“那你得去教廷找。”

Tagged